新闻资讯

中国互联网经济正从量变走向质变

发布日期:2015-5-14 9:53:35 点击:1834
中国为何在互联网应用层面能够超越美国?一是庞大的中国人数量相对会更容易支撑起一个庞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二是“落后”,落后能够出现弯道超车的机会,就是有些阶段的发展时间可能会被大幅缩短。但问题是,只在应用层面的发达,嘚瑟一下可以,骄傲还是省省吧,因为我们的“基础研究”还面临诸多困境

加快互联网经济发展将成为时代最强音

央广网报道,自中国1994年4月20日全功能接入互联网到2015年,互联网已走过21年历程。1994年,中国第一条带宽只有64K的国际专线建成;今天,中国拥有6亿多网民,12亿手机用户,5亿微博、微信用户,社交端口同时在线人数突破2亿,拥有全球4家市值排名前10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大国。去年11月19日到21日,以“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为主题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浙江乌镇举办,此时距离传播学家麦克卢汉提出“地球村”的概念已有47年,世界在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中跨越时空天堑实现互联互通。从2014年到2015年,中国互联网经济正从量变走向质变。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媒体与互联网技术的高度融合,大数据技术的全面兴起,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曼青判断,互联网作为信息技术领域的主战场,将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经济发展方式乃至社会生态体系。互联网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姿态来拥抱互联网?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表示,可以预见,在未来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加快互联网经济的繁荣发展将成为时代的最强音。中国已拥有数量最多的互联网用户群体、成长最快的电子商务市场和规模最大的网络设备制造产业,以开放的姿态促进更广泛的互联,是中国的机遇也是中国的责任。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指出,应对信息安全挑战,需要政府、研究机构和产业各个层面的协作,也需要不同国家、不同组织的密切合作。

中国为何在应用层面能超美国

魏武挥在腾讯《大家》刊文说,中国为何在互联网应用层面能够超越美国?知名自媒体人谢璞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庞大的中国人数量相对会更容易支撑起一个庞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二是“落后”,落后能够出现弯道超车的机会,就是有些阶段的发展时间可能会被大幅缩短。但问题是,只在应用层面的发达,嘚瑟一下可以,骄傲还是省省吧,因为我们的“基础研究”还面临诸多困境。普通人视线能够抵达,意味着应用研究已经如火如荼,但应用研究的背后,依然是基础研究在做支撑。美国人目前很热衷于一些看不见的领域的基础研究。比如说,太空、深海、基因,这些领域,主要是美国人的势力范围。

如何让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联通起来,使得看似没什么直接利益的基础研究也存在有利可图的可复制路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现实一点讲,就是如何让大量受政府资助的教育研发机构所搞的基础研究,最终能遵循一条合理合法且效率很高的路径,进入到基本上由商业机构把持的应用研究层面。

互联网战略还处于“摸石头”的阶段

查尔斯·克洛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刊文说,中国民众都以抱怨网速慢来取乐,连总理李克强也加入了这一行列。“我到一些国家访问过,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网速都比北京快,”今年3月份,李克强在两会上会见政协委员时明显不快地表示。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报告时,李克强提到互联网不下12次,还着重提出了“互联网+”,这是一项“将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与现代制造业结合”的新战略。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信号,是对6亿多网络用户拥有的巨大经济潜力的肯定。今年1月也曾出现过这样的信号:当时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详细谈到了电子商务如何能弥补工业生产放缓的影响:“传统行业……遇到不少困难,”“但是以移动互联网为主要内容的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新产品不断涌现”。2014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49.7%,他认为:“这是希望所在。”

2013年,互联网经济占中国GDP的比重达4.4%。美国咨询公司麦肯锡估计,到2025年,互联网应用对中国GDP增量的贡献可能达到约7%至22%。

专家们表示,若想要互联网推动经济增长,除了已在网上大量销售产品的消费电子等零售行业,其他行业也必须获准接受互联网的改造,使互联网跟许多其他行业“相融合”—比如,以电子商务改造国有主导、效率奇低的医疗、金融服务和农业等行业。麦肯锡估计,单单在金融服务业增加互联网的应用,到2025年对中国年GDP的贡献就可能达到1.2万亿元人民币(合1920亿美元)。

政府对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搜索引擎百度和社交媒体巨擘腾讯寄予厚望,希望它们帮助重新组织市场、更有效地对接供给与需求。这从李克强的“互联网+”计划中可以看出来。该计划就是根据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的一项提议提出来的。马化腾不久前表示:“我们希望利用互联网平台以及信息通信技术能够把互联网和各行各业,包括传统行业结合起来。”


这一设想如果得到落实,将改造中国经济,但它也将模糊中国政府与大型互联网集团之间的利益界限,因为越来越多政策的出台,都将是大型民营互联网企业的需求和政府的容忍度之间达成妥协的结果。如今年1月,交通运输部宣布了禁止私家车辆使用打车应用接客的新规,对这一新生行业而言似乎是坏消息,但在同一份声明中,交通运输部又肯定了专车软件的“积极作用”,并表示这“鼓励了创新”。这一表态显示,管理者在“颠覆”传统经济和维持现状之间的纠结和两难。舆论对此也缺乏共识。

这些事件进一步反映出,关于互联网的有关战略还处于“摸石头”的阶段。